涨到自己都怕!不到1个月3次停牌核查,还是披星戴帽股!今年狂飙近4倍

涨到自己都怕!不到1个月3次停牌核查,还是披星戴帽股!今年狂飙近4倍

复牌不足一周后,*ST实达再度宣告停牌核查,这也是该公司近一个月内第三度因股价涨幅过大而宣告停牌。

2022年2月15日至今,*ST实达股价从1.29元/股已攀涨至3月31日盘中最高4.17元/股,期间收获二十多个涨停板。另外,据同花顺数据,*ST实达年初至今日收盘累计涨幅达到380.88%,创沪深两市近4700家上市公司涨幅冠军。

月内三度停牌核查

3月31日,*ST实达盘中再度冲抵涨停板,截至收盘涨幅收窄,报4.15元/股,单日涨幅4.53%。

当晚该公司公告,公司股票自2022年3月25日起至2022年3月31日收盘,累计涨幅达到26.91%。鉴于公司股价近期波动较大,为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就股票交易波动情况进行核查。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2022年4月1日开市起停牌,披露核查公告后复牌。

此前在3月5日及3月18日,*ST实达已两次公告因股价涨幅多大停牌。其中公司股票自2022年2月11日起至2022年3月4日收盘,连续15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幅高达108.55%。自2022年3月10日起至2022年3月17日收盘,连续6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幅高达34.02%。

3月25日,*ST实达二度披露的停牌核查结果显示,公司董事会确认,除已披露的信息外,目前没有任何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或与该等事项有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同时公司近期日常经营情况未发生重大变化;未发现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影响的需要澄清或回应的媒体报道或市场传闻等。

不过3月25日复牌后,该公司再度收获二级市场追捧,在3月25日至30日间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3月31日盘中也冲上涨停板。

未有资产注入计划

*ST实达的“妖股”之旅,始于公司重整预期。2021年11月公告进入重整程序以来,该公司在二级市场就持续受到资金追捧。

2021年12月27日,*ST实达公告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实达集团《重整计划》,并终止实达集团重整程序。

2021年12月31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确认实达集团《重整计划》已执行完毕。根据《重整计划》,实达集团将以现有总股本6.22亿股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25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共计转增15.56亿股。本次重整投资人合计支付约9亿元对价,受让实达集团15.56亿股股票,平均每股对价约0.578431元。

不过,萦绕在*ST实达头顶的风险依然未解。

3月30日该公司还披露称,2021年12月9日,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截至公告披露日,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尚在进行中。如公司因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此外,3月29日*ST实达披露的最新异动公告中显示,根据2021年12月27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福建实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重整程序完成后,实达集团将继续保留物联网周界安防业务,并从根本上全面改善实达集团经营管理,恢复、提升市场占有率。结合上市公司实际情况,重整投资人将大力支持、恢复、发展留存的物联网周界安防相关业务。并在符合相关监管法律法规的前提下,重整投资人将择机为上市公司注入大数据等领域资产,力争将上市公司打造成中国IT领域的优质上市平台。”

星云大数据成立于2013年11月22日,其控股股东福建省大数据有限公司持有其84.2455%股权,实际控制人为福建省国资委。星云大数据主营业务分为信息系统集成业务及信息服务业务。

但*ST实达明确,截至该公告日,控股股东目前没有向公司注入星云大数据等资产的计划,公司及控股股东亦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涉及注入上述资产事项或与该等事项有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

来源:e公司(ID:lianhuacijing)

编辑:万健祎

a

版权声明

证券时报各平台所有原创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我社保留追究相关行为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END

首家“A+H”股期货公司成色几何?

首家“A+H”股期货公司成色几何?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期货行业将迎来第4家A股上市期货公司,亦是首家“A+H”股期货公司。

2022年3月17日,弘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业期货”)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这意味着弘业期货即将成为A股市场第4家上市期货公司,且为首家“A+H”上市期货公司。

作为国内老牌期货公司,弘业期货IPO之路几经波折。2017年12月,弘业期货首次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书,但是最后以弘业期货撤回申请而告终;2021年7月,其再次向主板发起冲刺,历时8个月终过会。

业绩起伏大、港股表现持续低迷,尽管弘业期货成功过会,但业内对其主板上市后的股价表现难掩担忧。

经济观察报记者就赴A上市原因、业绩情况及港股表现等相关问题向弘业期货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赴A之路

弘业期货成立于1995年,主要从事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基金销售。旗下拥有风险管理子公司弘业资本、香港子公司弘业国际金融控股,并在北、上、广、深等国内主要金融中心和重点城市设立40多家分支机构。

回溯弘业期货IPO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其等待上会已有四年之久。

2017年12月,弘业期货向中国证监会递交IPO申请书,但之后弘业期货公告称调整A股上市计划,以撤回A股发行申请材料而告终。2021年7月弘业期货又向主板发起冲刺,但却又因为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乐视财务造假”事件牵连,证监会暂停了弘业期货A股发行审查。直至2022年2月18日其IPO申请才获得证监会的重新审查。

弘业期货在招股书中表示,为满足公司持续发展的资金需求、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整合资源、推动各项业务快速发展,实现公司战略目标,公司此次拟发行股票不超过1.2亿新股,募集资金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

在弘业期货一波三折的上市路中,与其几乎同期或是较之更晚申请IPO的几家期货公司早已经成为上市公司,目前主板市场已有包括永安期货(600927.SH)、南华期货(603093.SH)和瑞达期货(002961.SZ)在内的3家期货公司。

尽管A股IPO申请已经过会,但弘业期货的盈利能力、内控制度等方面问题依旧引发广泛关注。

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1年前6个月,弘业期货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16亿元、6.45亿元、15.61亿元、7.78亿元,归母净利润 8051.41万元、2126.64万元、6632.25万元、4530.14万元。其中,2019年弘业期货净利润同比减少73.59%,公司称主要受计提商誉减值损失、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减少和利息净收入减少所致。2020年由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和投资收益增加,弘业期货净利润同比增长211.87%,但与2018年相比仍有17.6%的降幅。

发审委会议中,监管部门就指出弘业期货对2013年收购华证期货形成的商誉于2019年末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要求公司说明2014年至2018年该资产组合实际收入大幅低于测算收入但未计提减值准备,2019年全额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

弘业期货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于期货及期权经纪手续费收入。各报告期内,公司期货及期权经纪业务收入分别为2.68亿元、2.18亿元、2.74亿元、1.69亿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扣除销售货物成本)的86%、69%、70%、86%。

而另一方面,大部分期货公司的“通病”,即手续费收入依赖于交易所手续费减收和返还,或难以避免。数据显示,各报告期内,弘业期货收到的交易所手续费减收的金额分别为9836.57万元、8632.85万元、1.76亿元、1.15亿元,占各期公司营收(扣除销售货物成本)的比例分别为31.73%、23.39%、45.15%、58.42%。

华东某期货公司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交易所的手续费返还仍然占期货公司经纪业务收入中的大头。”该人士表示,传统的经纪业务手续费率持续下降,行业零手续费等现象加剧,目前不少期货公司比较依赖于交易所的手续费减收和返还。

弘业期货在招股书中也表示,各大交易所手续费减收收入是期货公司手续费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期货交易所考虑会员单位业务发展、上缴手续费总体规模及相关品种交易活跃度等多方面因素,对相关主体或产品的交易手续费减收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

“手续费返还金额依据、返还时点、影响返还的主要因素等,都存在不确定性,历史上甚至出现过期货交易所暂停返还手续费的情况,作为期货公司手续费净收入的重要部分,具有较大的波动风险。”一位期货行业研究人士认为,期货公司的大部分手续费收入都依靠交易所返还,一旦停止返还,就意味着期货公司该年的营收将受到很大影响,进而影响公司的经营稳定。

或受港股估值拖累

2015年12月30日,弘业期货在香港联合交易所首次公开发行H股上市,股票代码为03678.HK,发行价2.43港元,发行股份共计2.50亿股,完成发行后总股本为9.07亿股,注册资本共计9.07亿元。

但是,即将迎来A股上市的弘业期货,其港股股价却长期处于低迷状态。

弘业期货H股上市首日即破发,当日开盘报2.32港元,跌幅4.53%,盘中最高报2.42港元,这一价格也是该股上市以来的最高价。因股价在较长时间里持续低于1港元,弘业期货一度沦为“仙股”。

近期,受主板IPO过会消息利好带动,弘业期货港股股价有所上行,截至2022年3月25日,弘业期货股价报收1.2港元,较2015年上市首日最高点跌幅仍接近五成,市值仅10.9亿港元。

而反观A股已上市的其他三家期货公司,截至2022年3月25日,瑞达期货、南华期货、永安期货股价分别报18.92元、13.67元、23.82元,总市值分别达83.4亿元、83亿元和346.7亿元。

一位证券研究人士分析表示,“弘业期货基本面情况相对薄弱,对交易所手续费返还依赖度太高,自身造血能力也比较弱。比如,与瑞达期货相比,虽然营收相差不多,但利润水平差距明显。”

对于弘业期货港股股价长期低迷表现,一位期货公司人士认为,港股市场中,受资金追捧的往往是科技、民生类相关行业,金融业作为市场的“定海神针”,关注度和流动性相对较弱,估值也偏低。而从现有的A+H股的股票价格来看,受流动性等多方因素影响,同一家公司,A股的股票价格普遍较H股股价溢价,估值也更高。

上述证券研究人士则认为,弘业期货A股上市之后或受港股估值压制,特别是在A股已经有三家比较优质的上市期货公司的情况下,其A股股价或会受其港股长期低迷的表现所累。

遭遇业绩寒冬、毛利率大跌,太阳能电池制造商爱旭股份35亿定增计划凉了

遭遇业绩寒冬、毛利率大跌,太阳能电池制造商爱旭股份35亿定增计划凉了

记者 | 郭净净

编辑 |

1

连续三次修改定增方案后,爱旭股份(600732.SH)新一轮融资计划仍无奈终止。

3月4日,爱旭股份披露,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的议案》,终止原因是“行业情况、市场环境、融资时机等因素发生了诸多变化”。

该公司表示,本次终止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公司未来将继续围绕新一代ABC高效太阳能电池技术,持续推进量产化进程,积极争取早日实现新建项目的投产、达产,努力为客户提供更高转换效率的太阳能电池及一揽子整体解决方案。”

不到一年拟再增发募资35亿

按照2021年4月定增预案,爱旭股份拟向不超3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股票数量不超过610,898,756股,预计募资不超35亿元。这是该公司2020年8月完成25亿元增发融资动作后,不到一年后的第二轮融资计划,彼时该公司实际发行数量206,440,957股,发行价格为12.11元/股。

显然,爱旭股份的资金压力不小。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该公司负债总额约为110.78亿元,流动负债85.14亿元,包含短期借款8.2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1.47亿元,当期货币资金约为22.65亿元。

爱旭股份负债情况。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光伏行业本就是资本与技术密集型行业。作为全球最大的先进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爱旭股份连续两轮增发融资均用于拓展电池研发及产能。

最新定增计划显示,该公司此次融资中,20亿元将用于投资珠海年产6.5GW新世代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建设项目(简称“珠海项目”),6亿元用于投资义乌年产10GW新世代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第一阶段2GW建设项目(简称“义乌项目”),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本次募投项目实施后,公司将新增年产8.5GW的高转换率N型太阳能电池生产产能。公告显示,珠海项目建成后生产6.5GW新一代N型高效太阳能电池,预测总投资的财务内部收益率(税后)为16.03%,项目投资回收期(税后,不含建设期)为4.9年。义乌项目拟建设年产10GW的新一代N型高效太阳能电池项目,本次募投项目为其首期2GW项目,该项目技术路线、生产产品与珠海项目基本一致,预估的总投资财务内部收益率(税后)为15.15%,项目投资回收期(税后,不含建设期)为5.13年。

上一轮完成25亿元定增后,爱旭股份到2021年3月31日已投入使用20亿元。其中,义乌三期年产4.3GW高效晶硅电池项目已实际投资10.28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累计实际效益是-854.49万元(2020年是-40.8万元,2021年一季度是-813.69万元);按照规划,该项目预计实现年均销售收入26.73亿元(不含税),年均税后利润2.68亿元。同时,该公司另外募投的光伏研发中心项目已实际投资金额2.25亿元。这两个项目均于2021年上半年就达到可以使用状态。

图片来源;爱旭股份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重组时业绩承诺缺口增大

显然,募投项目实际盈利情况并不如爱旭股份所预期那般乐观。

2022年1月底,该公司披露业绩预告称,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8.05亿元相比,将减少约8.15亿元至8.75亿元,同比减少101%至109%;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与上年同期5.56亿元相比,将减少约6.56亿元至7.56亿元,同比减少118%至136%。其中,该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约为9000万元至1.3亿元,主要来自政府补助。

也就是说,该公司2021年亏损约为0.1亿元至0.7亿元,扣非后亏损约为1亿元至2亿元。而2021年三季度报告显示,爱旭股份已经亏损4582.52万元,同比跌112.25%;扣非后亏损1.63亿元,同比跌163.3%。

爱旭股份盈利情况。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其中,爱旭股份毛利率持续下降。2019年至2020年,该公司毛利率分别为18.06%和14.9%,2021年前9月的毛利率再跌至5.49%。

爱旭股份坦言,2021年由于上游原材料特别是硅料、硅片等价格持续上涨,而电池片价格涨幅不及原材料价格涨幅,造成电池片销售毛利率下降;同时,受疫情持续影响,该公司产业链上下游或主动或被动的增加库存以应对供应链的不稳定,硅片供应不连续加之下游海运物流不畅且成本大幅上涨,终端需求受到抑制,组件客户对电池的提货速度放缓,综合因素最终导致对电池的需求不及预期;另外,受阶段性疫情防控以及能耗双控等多重不可抗力的影响,该公司产能频繁停、开机,导致年内公司优势产能没有得到有效发挥,平均产能利用率明显低于疫情爆发前的平均水平,带来生产成本的增加。

上述情况,给这家光伏电池厂商新一轮融资计划蒙上阴影。爱旭股份分别于2021年6月、7月、9月对其定增方案进行调整,增加了原材料价格波动、业绩承诺未能实现、相关债务还款、募投项目实施、补偿义务主体无法足额履行相关补偿义务等风险提示内容。

其中,业绩承诺未能实现风险,是首当其冲的。2019年9月,通过资产置换与发行股份,爱旭股份“借壳”上市;根据《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相关约定,置入资产广东爱旭承诺业绩总额为19.43亿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已完成业绩承诺约9.64亿元(2021年半年报未经审计),业绩承诺完成率为49.63%;尚未实现的业绩承诺为9.79亿元

此前,该公司披露,鉴于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不可抗力客观因素影响,在确保三年业绩承诺期内总承诺金额不发生变化的前提下,经公司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同意将2020年原业绩承诺中承诺实现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中的1.3亿元延期至2021年履行。但就爱旭股份披露业绩预告来看,其置入标的广东爱旭仍存在业绩承诺无法实现的风险。

爱旭股份还指出,若广东爱旭2021年下半年出现极限亏损,即2021年7-12月实现的亏损总额超过前期已实现的承诺业绩总和9.64亿元,将导致补偿义务主体所获公司股份全部用于业绩补偿后仍存在补偿缺口,各补偿义务主体需要以现金进行补偿,届时可能存在无法足额履行相关补偿义务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