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达克鲸”黯淡收场!巨亏60亿至70亿美元后,软银解散内部对冲基金

“纳斯达克鲸”黯淡收场!巨亏60亿至70亿美元后,软银解散内部对冲基金

据悉,日本软银集团在疫情期间悄然成立的内部对冲基金SB北极星部门即将“寿终正寝”。在短短一年半时间里,该部门似乎想通过炒股和金融衍生品“赚快钱”,没想到赔得底裤都快没了。

SB北极星成立于2020年8月,是软银专注于交易上市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的资产管理部门。初始资本约5.55亿美元,其中1/3来自孙正义,最初意向是押注超过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股票。

知情人士近日透露,负责该部门的前德意志银行交易员、软银驻扎在阿布扎比的高级副总裁Akshay Naheta已于上周四离开软银,此人曾以执行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交易而闻名。

软银在今年2月披露截至去年末的季度财报时曾称,SB北极星在成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损失了46亿美元,主要由于“灾难性的衍生品押注”。熟悉其交易活动的人称,该部门持仓全部清算后,总损失金额可能攀升至60亿美元,甚至是接近70亿美元之多。

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曾在去年11月的财报发布会上表示,SB北极星部门即将关闭,公司近期也证实,该部门的活动及其投资组合都已大幅减少。可以说,该部门的所有持仓基本都被清算完毕。

据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监管文件显示,截至2021年底,SB北极星部门仅持有10亿多美元的美国上市公司股票,较一年前(2020年底)的逾170亿美元美元“脚踝斩”。

剩余的大部分头寸都在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中,包括由软银愿景基金、软银股东Elliott Management和愿景基金投资者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Mubadala支持的SPAC中。

软银SB北极星部门在欧洲的大部分二级市场股票及衍生品投资,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清算,包括对已实现盈利的瑞士罗氏制药(Roche)的50亿美元押注。残余的很少头寸已转移到软银集团。

软银高管Andreas Hansson在SB北极星投资的英国零售商THG和挪威电子学习平台Kahoot担任董事,将在4月底卸任相关职务。去年5月软银购买7.3亿美元THG股票后,后者暴跌了85%。

虽然这一软银内部的对冲基金,不如高调押注未上市科技初创公司的愿景基金名气大,但在金融市场也造成了不小的波澜,被多家主流财经媒体锁定为2020年夏末秋初引发美国大型科技股“融涨”的有力推手——“纳斯达克鲸”。

“纳斯达克鲸”指的是有机构投资者于2020年夏末买入了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大型科技股看涨期权,叠加散户的热情引发了交易狂潮,庞大的交易规模加剧了科技股融涨势头和市场大幅波动。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2020年9月,媒体爆出软银豪赌科技股成为“纳斯达克鲸”的消息,称软银买入了与名义价值500亿美元股票挂钩的科技股期权,一度带来短期浮盈约40亿美元。华尔街人士将这些的期权视为二季度科技股高涨的幕后推手。由于投资者担心软银的衍生品交易可能带来巨大损失,软银的市值此后曾蒸发多达170亿美元。

上述豪赌主要就是由软银SB北极星部门主导的,不过这种通过大量购买短期看涨期权来“赚快钱”的战术似乎并没奏效。因为两个月后的2020年11月上旬,软银曾向媒体透露,到当年三季度末,SB Northstar部门已经累计交易亏损37亿美元,抵消绝大部分9月所谓的40亿美元浮盈。而2020年12月初,软银开始透露放弃“纳斯达克鲸”的倾向,据称将在年内了结九成期权。

有分析称,SB北极星的快速兴衰加剧了投资者对软银长期以来公司治理问题的担忧,特别是担心软银没有能力约束其亿万富翁创始人孙正义,而孙正义恰好一直以激进的投资闻名。

SB Northstar在开曼群岛注册,投资委员会有三名委员,分别是前德银交易员Akshay Naheta、软银创始人兼CEO孙正义、软银副董事长Ron Fisher。虽然实际上的管理者是Naheta,但孙正义才是该机构投资美国科技股的推动者。孙正义曾告诉投资者,他深入参与了相关交易操作。

孙正义去年透露,他在SB北极星的持股使他个人损失了约15亿美元。他当时承认“对自己下注是艰难的”,但称并没有被巨额损失吓倒。他说“我将再次冒险”,随后软银披露了孙正义对软银拉丁美洲基金的投资。

软银美股ADR周一涨超3%,接近收复今年2月9日来全部跌幅。软银日股收涨3.7%,至去年12月1日以来最高,即年内重新转涨。

耶鲁大学员工“偷走”学校4000万美元电脑等设施,供自己挥霍

耶鲁大学员工“偷走”学校4000万美元电脑等设施,供自己挥霍

据报道,一名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前员工从大学”偷走”了价值超过4000万美元的电脑和电子设备,卖掉后供自己奢侈挥霍,包括买豪车、出游、购买房地产等等。

(示意图)

本周一,42岁的杰米·佩琼(Jamie Petrone)对自己的诈骗和提交虚假报税单等犯罪行为认罪。她自2013年被控起,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实施犯罪,导致耶鲁大学总计损失达4050万余美元。

佩琼自2008年起在耶鲁大学的急救部门工作,后来升为了财务和行政部门主管。她的”偷”并非将实物偷走,而是通过职权,卖掉采购来的物资。

佩琼”有权决定和授权1万美元以下的部门物资需求采购”,并开始利用职权使用耶鲁医学院的资金,通过其他员工或自己直接操作采购。

佩琼将采购物资安排运送到邻州纽约州的一家贸易公司,这家公司再将这些电子设备卖掉,其中包括微软的Surface Pro平板电脑和苹果的i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