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名校曝出可怕性邪教!哈佛高材生遭虐打、被逼穿尿布吸奶嘴

美国名校曝出可怕性邪教!哈佛高材生遭虐打、被逼穿尿布吸奶嘴

最近,一起发生在知名精英高校、牵涉纽约上流阶层的性邪教案件正在震动整个美国,乃至全世界。

审判从上周四开始,62岁的被告拉里·雷面临17项指控,包括性交易、敲诈勒索、强迫劳动和洗钱…

事件的最初要追溯到12年前,当时他到女儿所在的莎拉劳伦斯学院(纽约知名私立大学),操纵了女儿的室友同学后进行洗脑、敲诈、性交易…建立起了一个类似邪教的大型犯罪集团。

在审判过程中,一些受害者又曝出惊人耸动的可怕细节。

一位哈佛毕业生在法庭作证说,她被强迫穿尿布、吸吮奶嘴,被强迫和陌生人发生关系,被身心虐待、殴打…

更有受害者不仅被虐待殴打,还被拉里威胁要把她卖到中东、关进监狱…甚至被强迫卖Y长达4年的时间,拉里从中盈利250万美元(约1600万人民币)。

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在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意外泄露的”嫖客名单”里,竟然包括了从华尔街到司法系统的众多纽约精英人物!

由邪教头子拉里·雷组建起来的这个犯罪集团,显得更加庞大而深不可测。

拉里·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深挖他的过往,人们惊讶地发现他不仅是被指控操纵性邪教的头目,他还曾帮黑帮投保、做FBI的线人、和纽约警察局长称兄道弟、安排国家首脑和纽约市长会面、反手又把纽约警察局长送进了联邦监狱…

他似乎生来就是个擅长操纵的冷血反社会,无论是国家首脑级别的”大人物”,还是缺乏安全感的大学生,他总能使出百般手段,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资源,从他们身上榨取利益。

先来说说最近颇受关注的”莎拉劳伦斯学院性邪教”案。

2010年,出狱后的拉里·雷来到莎拉劳伦斯学院找他的女儿塔利亚,他为啥入狱呢?

因为他拒绝遵守法庭命令,把孩子的监护权移交给前妻,为此宁愿蹲监狱,从中也可以看出他的控制欲。

但对于已经被他洗脑的女儿来说,父亲就是她的英雄。在父亲嘴里,母亲是虐待他们的魔鬼(事实上从未虐待),他入狱是因为政府的腐败问题,总之拉里在女儿塔利亚心里就是一个完美的父亲形象。

塔利亚

所以,父亲出狱后找到她,想在她的学校内部公寓楼里借住一段时间,她想都不想就同意了,和她同住的室友们也没什么意见。

他们谁也没想到,这是真的把魔鬼放进了门,这个男人在此后的十年时间里,如附骨之疽一般成为了他们人生当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拉里·雷对这些脆弱、有着强烈不安全感、基本上刚刚成年的年轻学生进行操纵的策略,其实就是典型的邪教领袖行为,也可以看作是典型的精神操纵行为。

首先,他在群体中建立起坚实的信任基础,对于他这样一个长袖善舞的老油条来说,要让一群心智不成熟的大学生心悦诚服并不是件难事。

一方面,他对自己的事迹大吹特吹,来往的都是政府官员、高级军官、警察局局长这样的实权人士,还曾当线人和FBI合作等等…

另一方面,就是给这些离家上大学的孩子一些”家的温暖”,给他们做饭、打扫卫生、买礼物…

这样双管齐下,一个温和又有力的”父亲”形象就在群体中自然产生了。

他开始深入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倾听她们的烦恼,并从一个”父亲”的权威角度给予所谓的支持。

得到信任之后,下一步就是循序渐进的”邪教”建立过程。

拉里·雷使用的控制方法和其他邪教头目的类似,基本上就是将追随者们置于情感危机当中,然后提供救赎。

就像加州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所说,”他们(邪教头子)捕食人们的情绪、爱与恐惧、内疚与羞耻。你变得越来越依赖领袖,因为你坚信他是唯一能拯救你的人。”

在整个案件里,拉里·雷先让这些孩子深信自己”精神脆弱破碎”,比如他的第一个目标–当时19岁的伊莎贝拉。

在她刚经历分手、内心脆弱迷茫时,拉里就像在大海里闻到一丝血味的鲨鱼,可以循着这一点空隙,把她的伤口撕扯到最大。

在拉里的洗脑下,伊莎贝拉的”情伤”越来越重,她觉得自己不仅是受了情伤,她的整个人生都受到巨大的伤害,在这种孤立无援的窒息感中,拉里成了支撑她唯一的浮木。

其他人基本也像伊莎贝拉一样,渐渐被拉里洗脑、控制,他们在对拉里深信不疑的同时,拉里也在设法让她们逐渐远离原生家庭,远离一切可以求助的地方,将她们彻底孤立在这个公寓楼里。

之后,拉里又说服他们搬进了曼哈顿上东区的一间一居室公寓里。

当一整个群体都被拉里控制后,邪教的雏形就产生了,在这个集体里拉里是绝对的权威,这也就意味着,无论他对集体里的人提出多么可怕的命令,绝大多数人都会无脑服从。

在这个过程中,即使你脑子里闪过一瞬质疑,也会被集体的声音所掩盖,甚至会反过来质疑自己。

比如拉里女儿的一个男性朋友丹尼尔,一开始被拉里的可靠长辈形象迷惑,搬进了他们所在的公寓,最后也成了被邪教裹挟的成员之一。

他曾被要求,在拉里面前和伊莎贝拉发生关系,有时拉里也会加入进来,甚至拉里还会邀请朋友一起。

当时伊莎贝拉已经成了拉里的忠实信徒,对他唯命是从,但丹尼尔却还保有一些理智,觉得这很离谱。

但群体里没有人对此大惊小怪,他就开始反思自己:大家都觉得这很正常,也许是我想多了。

选择留在邪教的丹尼尔,受到了更加可怕的对待,因为拉里在邪教形成之后,开始逐渐显露出暴力殴打和敲诈、性贩卖等罪行。

在法庭上播放的一段恐怖视频里,丹尼尔被拉里用钳子强行钳住牙齿和舌头,拉里还威胁要用金属链条”勒死”他的生殖器,”打烂”他的脸等等…

这个从纽约知名大学开始的性邪教组织,越到后期,受害者们的遭遇就越可怕,从谈话洗脑一路升级为身心羞辱虐待和性贩卖。

彼时拉里已经确信他们不会逃离自己的控制,因为他们不仅遭受了长期的身心虐待,而且拉里手上有他们的把柄,威胁如果他们敢逃,就把一些私密视频发给他们的家人或单位。

到最后一些受害者甚至已经心灰意冷,觉得自己这样受虐是”欠”拉里的。

一些受害者的合照

拉里就这样利用暴力、恐惧和操纵来获得性、权力和金钱。

最近在曼哈顿联邦法院出庭作证的受害者克劳迪娅说,”他多次威胁要把我关进监狱,要在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场合杀了我,威胁要割烂我的脸、绑架我…”

她被拉里·雷强迫卖Y,最后把250万美元的卖Y收入交给了拉里和他的女儿塔利亚,还有他的忠实追随者伊莎贝拉。